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快乐的母亲2-饥渴的少妇-人人插-天天啪-妈妈再爱我一次-夜夜搞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并快乐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并快乐着
(一)  张国荣自杀的时候,我老婆一定怀疑他是得了爱滋病。我劝她又何必好奇这些事呢,人都死了,再去玩掘墓的事有什么意思。  今天早上一上网,发现梅艳芳也死了。心里倒真的一阵难过,毕竟梅姐死得有些冤枉,子宫癌,那会死人吗?  我老婆很早以前曾怀疑我是同性恋。再加上我曾经是张国荣的歌迷,因此张国荣死后,我老婆对我审问了很多天,大概是怕我得爱滋病。  老婆还在睡觉,我吵醒她,让她上午去检查身体,她以为我疯了。我跟她讲,梅艳芳死了。  其实我很喜欢女同性恋,大概是A片害的。所以我老婆喜欢梅艳芳,喜欢张曼玉,我就跟着很高兴。做爱,当我老婆无法高潮时我会用语言挑逗她,说找个MM来舔她,舔她的胸啊,BB啊,于是老婆会变得兴奋起来。  大概我老婆也喜欢我是同性恋,因为做爱时总爱玩我的肛门,还说要找个男的来捅我。别的夫妻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可要是有男人碰我一下,我会吐的。  大学时到朋友那玩,晚了睡在他们那里,第二天,其它人都去上课,结果,朋友的室友,当然是一个小伙子,扒了我的裤子要给我口交,吓得我光着身子冲到厕所去避难。  自那以后我看到男人的嘴就恶心,除了对着镜子看自己时,才觉得好看。毕竟,我还是蛮帅的。  昨天晚上,下班时间,小猪又在QQ上叫我。小猪当然不是我老婆,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我跟她认识了也有五个月,我一直还算是君子。我不跟小猪做爱,如果有什么发泄不了的,就回家跟老婆做。  以前我在论坛上大骂女人爱上爱情之可恶,可到了今天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人远比跟她做爱来得有意思。  为了表示我的胸怀,我送小猪去参加了另两个男人的饭局。我不知道这些男人会不会把小猪生吞活剥,不留皮毛。可我想小猪见识过太多的男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我,因为回到家里我就后悔。我想,要我不是那么喜欢跟女人动感情,还不如我自己来把小猪生吞了。  老婆没有回家,又在外面喝酒,这也算是她的工作。十点钟,我躺床上,准备手淫。                (二)  当年看《美国丽人》时,那个男主角在浴室里手淫的画面让我恶心了半天,但却一直被我老婆所津津乐道。于是她吵闹着要我手淫给她看。  第一次手淫还是在高中,一个兄弟给了我一本黄书。很经典的手抄本:《少女之心》,可惜这书上没有描写手淫的情节,因此我只是小鸡鸡硬了半天,没有能无师自通。  但说起黄书,我初中时就错过了一次机会。那时坐我后面的两个女生,要给我黄书看。我个子高,坐在倒数第二排。可想而之,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那发育得一定很成熟,成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惜我是班里的尖子生,对她们还看不上眼,但黄书的诱惑太大了。  现在已经老于世道,因此回想起那两个女生等我点头时的眼神,用充满情欲是不为过的。可惜第二天老师换座位,把我跟她们换开了。你说巧吧,它就是这么巧,我就这么错过了第一次情欲的冲动。  结婚后在车上遇到过其中的一个女生,听说她做了鸡,所以大家冷漠得只有点点头的份。后来同学会后跟还有一个女生热火了一阵,可她居然要来做我和我老婆的保险,于是被我一脚踢到天边。  大学时手淫,墙上贴了一张林青霞的照片。后来换成了钟楚红,再后来,变成了张曼玉。我从来没有对梅艳芳幻想过,说实话,我觉得梅姐不好看,可是我老婆喜欢她,我也没有办法。  现在我觉得张艾嘉很不错,虽然有平胸的嫌疑,但很成熟,当然更多的是喜欢她的那一首《爱的代价》。  张国荣死的时候,钟楚红又一次出现,穿一件V字领的低开胸衣服,害得我好几天拼命找她在现场的照片。象她这样的女星,可能一辈子都会是我喜欢的,可惜,钟姐不会唱歌。  现在我很少手淫,因为觉得那样太对不起我老婆了。可是我老婆总喜欢看我这样做,说实话,当着老婆的面那样做,我还真的很难为情。  认识小猪以后,我不是没有过情欲的冲动。可是那一天我抱着她,拼命地吻她的时候,小猪对我说了一句话:“忍一忍,不就过去了。”  你别说,虽然很多女人都是平凡得就如同成千上万张名信片中随便抽出来的那一张,可一旦你喜欢上她,那她说的话就会变得象毛主席语录一样,永远铭记在心。  小猪一句“忍一忍就过去了”,居然会让我已经禁欲了两个星期,我自己都不相信。不仅对她是如此,对我老婆也是如此,两个星期没有碰过她。  其实,一个正常男人是忍不住两个星期的。前几天我就快忍不住了。可惜先是我女儿生病,跟我们睡了两天,然后我老婆来例假,这一下我不忍也得忍了,巧吧?其实,我遇到过的巧合,说也说不清。  前几天小猪也例假,所以我对她更象是个君子。昨天送她到饭店门口,分手时,本想吻她一下的,可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其实我是色狼,只是从不玩妓女,有了感情我再做爱。                (三)  我跟我老婆一人一个MP3,里面的歌全部一样,但我只听一首,张艾嘉的爱的代价。如果不多放一点歌,我老婆要是知道我钟情张艾嘉,那一定醋瓶子打翻,以后再也不让我听爱的代价了。  为什么只听爱的代价,那是因为我为爱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大到除了老婆和小猪,现在我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全被我伤的伤,抛的抛,连我老婆也是伤痕累累。  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爱的代价,倒是很容易地让我想起疯狂岁月的那些红颜知已,沉浸在那些灯红酒绿的欢爱之中,倒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不是爱上了这种感觉?很难说。  听着歌,情欲开始上升,十点多了,老婆还不回来,我想等她回来一定是满身的酒气,头发上一定是难闻的烟味,今天看来还是得自己手淫一把。  本来今天我还是不想手淫的,因为小猪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她男友吵架。我不知道是不是为我吵的,但我知道她也一直没有跟她男友做爱。她不做,那我怎么能做呢。看谁屏得住。虽然她早非处女,我也非柳下惠,但这一份执著,也挺好玩的。  可是接她去跟别的男人吃饭的路上,小猪跟我说她早上七点跟男友打架,打到了九点。妈的,怎么可能打到九点呢,我问是不是打到后来做爱了。小猪承认是。于是我觉得大亏。  正当我迷迷糊糊,渐入佳境的时候,被子一下子掀开。然后就看见老婆酒后通红的脸,一身酒气,果然不出所料,满身除了酒气,还有一头的烟味。  天哪,老婆回来了,而我正丑陋地握着我的阴茎,听着那讨厌的爱的代价。很后悔没有把门锁上。  “你在手淫?”我老婆的脸更红了,连眼睛都泛着红光。我想,如果她是母狼,一定会咬掉我的鸡鸡。  “hiahia,我在想你,没有手淫。”我怪笑一声,把被子盖上了,毕竟,天冷了,受不了。可其实,刚才我想过小猪,想过雪,真的没有想过老婆。哈哈。  老婆很快的洗漱完成,上了床,冰冷的身体贴到我的身上,让我一阵哆嗦。头发上的烟味真他妈的难闻,我避了开去。虽然老婆再三对不起,却也让我有些讨厌。  知子莫如父,可在我看来,知我莫如妻,虽然她不知道我和小猪的事,但如果我不是因为以前的经历而练就了一身专门针对她的忍功,早被她火眼金星看穿了。  “你继续,我看看。”  我早知道老婆会这么说,于是当然不肯继续了。  “我帮你?”老婆讨好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婆口交的功夫还是不错的。可惜,如果她不是例假在身,从不施展她的本事,因此平时我也懒得理她。蜜吃多不甜,我这人就象毛坑里的臭石头,有时也硬得很。  很轻松的老婆就让我的小鸡鸡硬了起来,然后她开始用手搓,用舌头舔,用嘴吸,三下五除二,我就感觉到了快意。  女人需要一种满足感,老婆给我口交的满足感来源于她对自己功夫的满意。她总是很得意于她能够很快让我射精。大概就两三分钟,我就可以射。  可其实这只是我拍拍她的马屁。她早就忘了去年有一次我们打赌,结果她半个小时还没有把我吸出来,虽然什么舔肛毒龙钻她全用上了,我就是不射,结果气得她没给我继续,害我自己一个也晚上睡不着,我可不想再受那个苦。  如果男人不疼女人,那还是男人吗?我疼每一个我喜欢的女人,更不用说这个陪我已经十年的老婆了。我不想让她受苦,所以早早就射了,弄了她一嘴的精液。  “妈的,恶心死了。”老婆去厕所吐,而我却在床上哈哈大笑,很得意。得意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女人是要调教的,可话说回来,男人不需要调教吗?  我结婚两年后才从另一个女人身上学到了些做爱的技巧,而直到前年一个女人将我调教了一番后,才发现原来,在女人面前,永远没有高手。  老婆很快睡了过去,我却如女人高潮后一样睡不着。此时的小猪在做什么?我睁着眼睛想了一想。  小猪开始叫我老公的时候,我很开心。可知道她有很多老公后,我就再也不让她叫我老公。不过昨天得知她的老公都是女人时,我倒确实相信了。因为我的女同事之间也这么叫。  但小猪说我象个女人所以才叫我老公,却让我倍受羞辱。如果不跟你做爱,只是多喜欢你一些,少跟你色一点,你就觉得我象女人,那是不是要我强奸你你才开心。  我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强奸小猪。                (四)  如果你以为我老婆是从事情色行业的,那你就大错了。  我老婆是合资大公司的白领,对我忠贞无二。但这个社会,我说她忠贞,只怕相信的人没有几个。性骚扰又不是没有见过,婚外情,一夜情,多如牛毛,这年头,你要一个女人对男人忠贞,真的比大象要蚂蚁怀孕还难。  我虽然不太相信张国立的儿子打那个童谣是因为童谣跟黄定宇上过了床,但对于黄键中跟那个张什么来着的女人玩3P,却相信一定是有其事。什么时候我做个导演,那一定不会放过手头那些抢着要饭碗的女人。  不过,我一定会先跟她们谈谈感情,没感情,玩个屁啊。可话说回来了,感情伤人。如果不是小猪,我一定还在过去痛苦的世界里挣扎,每天跟我那个徒弟念佛经。  “你真不是个东西,你怎么玩女人就越玩档次越低呢?”那时我老婆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我不想顶嘴。每个女人都是一本书,连周总理都说,他和扫马路的工人是一样的性质,老婆啊老婆,你又怎么能说什么女人档次高,什么女人档次低呢?  不过也只有跟女人有了感情,才会不在乎她的身份和地位,不然,如果你在路边抓一个野鸡,然后跟我说她跟我老婆一个档次,我非跟你拼命不可。可是如果我对野鸡有了感情,我就不会觉得她差到哪里去。  可如果要想有感情,那她一定要有资本,要有吸引我的地方。不然又不是我妈,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喜欢一个女人呢?  喜欢上小猪倒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可能因为那一段时间我特别困惑,事业低潮,心情不好,封闭自己的心灵久了,老婆对我的憎恨也过去了,又不再特别地关心我,所以让我认识了小猪。进而喜欢上了她。  我老婆的许多话我都当作是金玉良言。再介绍一下我老婆吧。合资公司的中方老总是我伯父,所以老婆进去以后没人敢欺负她,这也是我放心的一个原因。她做市场的,注意哦,不是销售,是市场,如果你不懂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去看看书。  “你知道,在外面,有多少男人喜欢我,可我只要感觉到喜欢就够了,永远不让他们得到,而你却象个动物,见一个女人就喜欢一个女人。”那时我老婆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我却很为动物喊冤。据说,很多动物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远比人要忠贞,我老婆一定是弄错了。  弄错了就弄错了吧,谁叫人有血有肉,还要有思想呢。不过她的话却烙印一样印在我心里,影响了我现在的行为。所以对小猪,我希望表现得象个人一样,不要上来就做爱啊做爱,因为小猪不是平常人,因为她见过的男人,可能比我见过的女人,多十倍。  我很推荐《与小姐的一段恋情》,觉得是十足的好文。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女人不能爱,不能喜欢的呢?唯一遗憾的是,那个女人做了对不起作者的事,让我遗憾了半天。  我不是柳下惠,所以我还是有生理的要求。那天跟小猪在一起,我一定要她吻我一下。  看过《黑客帝国二》吗?那个意大利女星和里昂的一个热吻,对我的刺激,远比A片里十个男女在一起做爱来得强烈。为什么?因为那个吻是恋爱之吻,无与伦比的爱之吻。  我和小猪到现在也没有做过爱。但做爱已经不再重要,我老婆不是说了吗,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远比做爱好,所以我照着做了。  我很喜欢吻小猪。小猪的嘴很漂亮,每次吻她,我们都很动情,吻得我自己天翻地覆,回家可以有几天的回味。可那一天,我一定要小猪吻我小弟弟。小猪不肯。  虽然,当时我心一软,差一点放过了她,但,不能次次如此,我还是男人不是,所以,那一天,我把小猪硬性地压了下去,小猪委屈地蹲在了我的面前……                (五)  小猪和我老婆有点相似:她们的工作性质都需要和众多男人打交道。  小猪有一个交往多年的男友。到现在我和小猪也没有做过爱,但却天天想见面。  乱吧,是挺乱的。情人不是情人,朋友不是朋友。因为乱,所以爱。好象有首歌是这么唱的。听说那个歌手很有名,跟一个泄药有关,叫“泄停封”。我老婆说我只有110斤的时候,跟他有点象。可惜啊,如果王菲能够再丰满一些,我就是她的歌迷了。  小猪是美女,所以喜欢她的男人很多。这也正是我头痛的地方。  小猪不喜欢口交,所以那天我强迫她这么做,也是有我的道理:她越不喜欢的事,让她偶尔为之,或许她会更喜欢我。但男人都喜欢口交,所以为了显示一些不同,我做一件别人都喜欢,我也喜欢,但决不轻易和小猪做的事,那就是不跟小猪做爱。  小猪个子不高,1米6还差几公分。但头发却很长,身材很匀称。  现在的男人是不是和杰克逊一样有恋童癖?自从我喜欢上小猪后就发现,为什么小猪会让人喜欢:因为她象长不大的孩子。第一次见面时,不经意间,我试了一下,很轻松就把她举了起来。而没有想到,她居然把腿一分,再一夹,就坐在了我的腰上。当时我感觉,我抱了一个小孩子。  弗洛依德曾经证明了,作家写作就是在做白日梦。我的梦就是我的思想,但我写的却是我的经历。只是当情绪低时写得伤感一些,情绪乱时,写得乱一些。  记得第一次有女人给我口交,是我现在的老婆。那时我让她舔我的小弟弟,她还只有十九岁。为了能够让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嘴里停留十秒钟,我花了比追到她还要多十倍的力气。这因此给我留下了一个印象:女人都极其讨厌口交。  但这个结论却很快地被另一个女孩子打破。那个女孩叫蕾,一个长得很象我老婆的女孩,跟我一样,当时在读大二。我老婆那时回了家,于是我约会她,没想到就这么出来了。  说实话,我记不清是如何说动蕾为我做口交的。但口交过程却清楚得要命。教学楼后面的阴暗处,蕾蹲着用力地吸着我的阴茎。技艺跟我老婆一样,差得要命,牙齿弄得我的小弟弟很痛。  我跟蕾说:“痛。”  很奇怪,男人也会说痛。这让我想起第一次进入我老婆身体时,她居然没有说痛,只是叫我轻一点,慢一点。  第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能够久久不射的,一定是伟人。我第一次只停了半分钟就射了,都不知道有没有快乐,只记得用我短裤给我老婆擦干净了,发现了斑斑血迹,才变得很满足。  处女很重要吗?小时候觉得是这样的。但以我现在的心情,处女,呵,算了吧。  蕾闭着嘴,就会弄痛了我,但她张大了一些嘴,却让我更不爽,小弟弟在她嘴里感觉空荡荡的。但蕾至少有一点明显比我老婆第一次口交时强,那就是她不反对男人的阴茎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  八十年代末的时候有一本小说,叫“亮出你的舌苔和空空荡荡”,因为牵扯到西藏问题而被党中央定为黄色小说禁了。我曾经千辛万苦找到看了一遍,却没发现什么东东。不过这书的名字可真的就象蕾给我口交时的样子,虽然舌头在那里舔,但小弟弟却感觉空空荡荡,因为她嘴一闭上,牙就弄痛了我,嘴一张开,我就没了感觉。  为了让我能够尽快的射精,我不得不自己用手帮忙。我让她含着我的阴茎,自己用手搓着阴茎的根部。蕾伸着脖子,努力地吸着阴茎,直到我把精液射入了她的嘴里。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把精液射女人的嘴里,因此感觉特别的强烈,记得特别清楚。我去扶蕾起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跪在了地上,要我拖着才能站起来。蕾告诉我她看过她父母做爱。  我老婆也想看她父母做爱,可那是我老婆小时候的事情了。老婆提起这事就笑,因为每次她想看父母做爱时,都只能坚持十分钟就睡着了,所以,等她父母真的做了,她早睡着了。  现在我跟我老婆做爱时,一定要等女儿闭上眼睛十分钟后再做,算是经验之谈。  但蕾看她父母做爱却是在高中时从窗口偷偷地看的。我想她之所以在那时比我老婆能干,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可她却没有把口交的本事学好,就到我这里来把我当枪使,结果害我得了一个怪病,自那以后,没有女人能用口交使我到达高潮,一定要一边口交,一边我自己配合手淫才行。  人的很多感觉都是始于一刹那。小猪在我抱她的一刹那让我感觉她是一个孩子,我怕我以后会变态。蕾在给我口交时我不得不自己再用手帮忙,这让我以后不如此就没有办法射精。  蕾留给我的怪毛病一直到七年以后我遇到另一个女人,一个我称之为阿芳姐的女人时,才被她医好。  小猪现在是我的一块心病,让我碰不得,摸不得。因为碰一碰或者摸一摸,心里面,又痒又痛,痛并快乐着,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六)  和一个女人睡觉,跟和一个女人做爱,这是二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对于女人来说,和一个男人睡觉,跟和一个男人做爱,也应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当看见卫慧在她的《上海宝贝》里引用了昆德拉的这句名言时,我才仔细地把她的这本小说看完。但我看见的是一个女人放纵她的性欲和幻想,却没有看到睡觉和做爱在她身上的区别。  木子美的日记我只看了她和那个歌手王磊,在阴暗的路边用Dog Style做爱的那一段经历。看了之后我很愤怒,却也止不住的郁闷。  曾经有二次,在角落里,我紧紧地抱着小猪。远处的灯光穿过黑夜,软弱地照亮了些小猪美丽的大眼睛,淡淡的眼神中,我读不出那里是喜欢还是轻蔑。每当此时我就想到了木子美,那个极其难看却有着令我心慌的眼神的女人。  做爱之后的失落是令人无法接受的。王磊被木子美如此的奚落,并不来缘于他的持久力有问题,而在于木子美本身对男人的蔑视。  我非常希望能和小猪有长久的关系,但却害怕这种被轻视的感觉。我知道,想和小猪做爱的男人肯定很多,因此,当我也插入这个队列时,虽然我已经可以得到最高的优先级,但从性质上来说,做爱之后,也许我的愿望就落空了。  身体的融合也许就是精神世界的崩溃,所有的浪漫、喜欢、爱的感觉,在射精的一瞬间,从天下最美的云彩变成了地上的一滩污水。  二次我强迫小猪转过了身去,从背后我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我害怕她的眼睛看着我,那样会使我有些羞愧,而背后的姿势却也更让我来得激动。  二次我退去了她的裤子,光洁平滑的臀部贴着我的小腹。春潮泛滥的她也让我激动不已,但每次我问她可不可以,她总是说不。  有的时候,有些问题可以不问,有的时候女人的拒绝并不是拒绝,但二次我都发现,只要她一摇头,我就迅速地软了下去。我开始担心我是不得了阳萎。激情的火花还没有点起,我就自己先倒得如此的难堪。  以前,我从来没有觉得睡觉和做爱是二个概念,直到有一天,我老婆二天没有睡觉,实在坚持不住,吃了药昏昏睡去之后,我才忽然发现,原来,睡觉时,人不需要做爱的。  那一次我老婆睡了整整一天。我坐在床边,看着她已经不再年轻的脸,虽然依然光洁,但少了许多青春的色彩。睡梦中的她紧紧地闭着眼睛,泪水划过的痕迹,淡淡地印射出一个女人无限的忧伤。  我忽然发现,这是一个可以陪我睡觉的女人,陪我睡一辈子。我这才发现为什么曾经跟过我七年的情人,小燕,我也只在第一次跟她过了一夜,就再也没有过。  南京的十一月,冷冷的,那次我和小燕第一次在异地开了房间,然后做爱。第一次很快,我们完事了,休息了十几分钟后,我们开始第二次做爱。然后,再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开始第三次做爱。  第三次开始,我很努力地吻她,从她的乳房到她的阴部。燕的阴部很美,味道很淡。这让我想到了现在的小猪。虽然我抚摸并挑逗过小猪那里,但却从来没有看过一眼。  我用嘴先让小燕得到了一些高潮的感觉,然后,就把我半硬的阴茎放到了她的阴道里。我只能用放这个词,因为这完全是靠手放进去的。半硬的阴茎在她潮湿温暖的阴道里开始恢复生机,慢慢地变得坚硬起来。  燕开始呻吟,我就越硬,直到完全恢复得象一个男人。我已经没有了射精的感觉,我只是机械地动作着。我希望我的动作会让燕变得快乐一点,而连续地做爱,我想,除了刺激,其实,有多少快乐,天知道。  我一直动作着,变换着燕的姿势。那时我不知道女人其实有她固定喜欢的姿势,频繁的换姿势其实会把她们好不容易积累的一些快感抹杀掉,只留下心理上的刺激或者过瘾的感觉,但阴道变干是证明这一点的一个事实。  我射精时,只挤出了一点点水样的东西。沉重地倒在燕的身体上的之后,我抱着她,对她说,我们睡吧。燕抱着我,迷迷胡胡地我们睡了半个多小时,然后燕起来冲澡,然后,再抱着我睡。  那是辗转反侧的一个夜晚。我不习惯,燕不习惯。我习惯了抱着我老婆的大屁股无忧无虑地睡觉,这种感觉从跟我老婆第一次过夜时就已经养成,然而抱着一个虽然比我老婆更漂亮,但却没有睡觉的感觉的女人过夜,我不习惯。  等我醒来时,燕已经睡在另一张床上了。多少年以后,当我看着我老婆不再年轻的面庞,在我身边昏昏睡过去的样子,我想到了和燕的第一次,对做爱和睡觉,有了一些朦胧的认识。就是因为这个认识,我回到了老婆的身边。  睡觉是爱情的延续,而做爱,是激情的开始,却也是激情的结束。当做爱了以后,如果不能在一起睡觉,那么,要不做一对淡淡的情人,要不,只有接受时间残酷地将激情冲洗得只剩下一张肉皮。  我一直劝小猪对她男友好一些,因为那才是真实的,因为我希望他是小猪可以一生用来睡觉的男人。  但难道说我是可以用来跟小猪做爱的男人吗?我想如果小猪要找一个男人做爱,应该很容易,比我容易千百倍。但问题是如果我希望小猪能把我当作一个可以睡觉的男人。但这个目标太高了,因为我的夜晚,都属于我的老婆。所以即使小猪能这样,我也不可能这样。  现在的人没有办法三妻四妾,我很喜欢江山里的王动和金鳞里的猴子。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所以我最终将失去所有我爱的女人。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自私一点,就让我跟小猪做爱吧。  半年过去了,我备受折磨,这种折磨就象当初我被另一个人折磨一样。所以我决定跟小猪去开房间。  结果会怎么样呢?我一点都不知道。我不担心我的身体,一年多以前我有过24小时做爱十次的纪录。但那时没有木子美,没有小猪,没有对睡觉和做爱的认识。  其它的我都不担心,我只是担心我会因为恐惧而阳萎,或者,会窒息。路上我让小猪搭我的脉,小猪说跳得很快,问我是怎么了。我知道是怎么了,这不是因为激动,是因为:害怕。(七)  96年的时候,英特网刚起来。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泰国的女孩子,名字叫GRACE。那时,只有ICQ,我和GRACE用英语聊天。  GRACE把她的照片寄给我。一个典型的东南亚女孩,鼻子不是很挺,但眼睛漂亮,人很丰满,寄给我的照片上,她穿着泳衣。  GRACE是泰国的白领,在泰国电信工作。所以,刚开始聊没多久,她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也就同意了。  我觉得电话性爱非常的无聊。fuck your ass,suck my cock,and soon,聊了一次以后,我们再也没有通过电话,只在ICQ上用陌生的语言宣泄性,欲望,和赤裸的幻想。  两个人,无法只能靠幻想来维持热情。GRACE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她还告诉我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那就是她还是个处女。  真的无法想象,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一个跟我近半年里无所不聊,似乎能够无所不做的女人,居然还是一个25岁的处女。  “dear,can I hug you,kiss u,touch u softly?”  “ok,let me lick ur big penis and suck it deeply into my throat。”  (亲爱的,我能抱着你,吻你,轻轻地抚摸你吗?  当然可以,让我舔你的大鸡巴,吮吸它,让它插入我的喉咙。)  我很开心地笑了,如果我能做柏拉图,我一定做得比他更有一点人性。情爱本不可分,性之我所欲,情亦我所欲。对GRACE我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温柔,现在这种感觉,荡漾在小猪身上。  GRACE在此后给我写过一封长信,英文的。她要听我的做爱故事,所以我用英文写了给她,她也同样,回了信给我。  当强奸无法避免的时候,就闭上眼睛享受。小猪告诉我他男友常趁她醉酒的时候强奸她,我想,这种方式的强奸,小猪会有快乐吗?因为她醉了。  当我醉了的时候,是不是我强奸了小猪?是不是小猪闭上眼享受?这些重要吗?一个细雨纷飞,不知道是冬至还是初春的夜晚,我在路边呕吐,小猪没有把我扔了,所以我有了强奸她的机会。但这种强奸小猪会有快乐吗?因为我醉了。  GRACE给我的信中是这么写的(原文翻译):  我的父母管教很严,所以我到现在还是一个处女,但我天生对男人有无尽的好奇。泰国的男孩都比较害羞,追求我的男孩都不敢碰我。我经常一个人在夜里手淫,我真的很希望能有一个男人硬硬的鸡巴插到我的阴道里。  那一天我终于有了一次机会。他是我们公司的外方老总,一个四十左右的英俊男人。他叫我去拿资料,结果在办公室里,他把我压在门背后,用力地吻我,抚摸我的乳房和阴部。我很害怕,很委屈,但又不敢叫。  他拿出了他的阴茎,很大,很热,然后放到我的手里。那是我第一次抚摸男人的阴茎,我快死了。他要我吻他的阴茎,虽然这是我梦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但真的发生了,我还是很害怕。他强迫我蹲下身,把他的阴茎抽入我的嘴里,我很难过地吻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听到有人过来的声音,他才放了我。  我马上回了家,在家里大哭。后来,他再也没有找过我,但这一场景,以后却时常让我激动。  这一场景也让我激动。对小猪,我不知不觉地受了那个老外的影响,有些粗暴,虽然我本人,很温柔。  一个细雨纷飞的夜晚,潮湿而忧郁的,是我的心情。不记得喝了多少酒,不知道在小猪的眼里,我已经变成了怎么样的人,回到家里,我还在吐。  保姆被我吵醒,起来很惊讶地看着我。我警告她不许跟我老婆讲。我的眼神一定很吓人,保姆很乖地点点头。四十几岁的女人,应该很懂事。  倒在床上的时候,我头痛欲裂。第一次,虽然我不是小猪的第一次,但我没有想到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居然会是这样。